您所呼叫的用户已挂机

自给自足。萌的多写的杂,慎FO。

【名侦探柯南/平和】花影流年 上(超长合集纪念存档)

※10-11年写的,矫情的不忍直视的青涩的服部平次x远山和叶。

※部分文章组成的一个小文集。啊,都是黑历史。

※时至今日已经写不出青梅竹马纯纯的小恋爱了,从小女生到老阿姨的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什么啊……【叹气】

 

=============花影流年 合集 上=============

                                            CP:服部平次x远山和叶

===================================

                 第一篇——《照片》 on  2010.10.24

    

    远山和叶的生日快到了。

    服部平次似乎还无动于衷。

 

    看着平次每天仍然悠哉游哉,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重大日子将要到来的状态,和叶觉得很不解。

    [每年的生日,不是好几天前就问我想要什么礼物的么?]

    [一点惊喜都没有。]

    [难道今年忘记了?]

    好友问自己生日要怎么庆祝的时候,他分明就在身边啊。

    怎么可能会听不到。

    [生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庆祝啦!]

    其实还是有点小小的期待的。

    其实只要收到他送的礼物,就会很开心的。

    虽然还是一点惊喜都没有。

    远山和叶就这样怀着既期待又疑惑的复杂心情默默探究了服部平次很多天。

    那眼神着实让服部平次惊出一身冷汗。

    [不就是生日礼物嘛,难得自己能认真准备一次,当然要保密啊。]

    会是个大惊喜吧。

    因为有自己的一点心思啊。

 

    远山和叶生的生日刚好是周末。

    生日的前一天,服部平次一大早就去敲她家的门,把她拽了出来。

    [去郊游吧,和叶。]

    [干嘛突然去郊游,你有什么奇怪的打算吗?]

    [拍几张照片。好像很久都没照过相了啊我们。]

    [什么?!我拒绝!!]

    其实远山和叶挺喜欢拍照的。美好的瞬间需要长久地记录下来嘛。

    但是远山和叶最怕服部平次给她照相。因为侦探的视野角度总是与众不同。

    说白了,就是诡异。

    只要是远山和叶,服部平次拍出来的照片就一定是丑的。比如摔跤的瞬间,哭脸,各种出糗的时刻。每次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和叶那少女的天真烂漫的心就会哗啦啦碎了一地。

    从此……

    [和叶,明天的学游要带照相机拍照留念吗?]

    [……不必了。]

    [和叶,下星期柯南和小兰来大阪玩,你做导游我来拍照吧?]

    [导游当然是你啦。至于拍照……呵呵呵,我想兰应该会带相机的吧?呵呵呵……]

 

    当然,在服部平次的再三坚持下,远山和叶还是乖乖地去“郊游”了。

    当然,当远山和叶看到那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的时候,就已经忘记拍照这件事了。

    [哇平次你快看,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呢。]远山和叶的眼睛噌一下亮起来,在花田里到处转啊转。

    [恩,恩。]服部平次只顾着摆弄他手里的相机,偶尔抬头看一看远山和叶。

    这次要拍点什么好呢。

    突然,有什么吸引了他的视线。看了看镜头,一抹红晕爬上了他的脸庞。

    不禁轻笑出声。[喂,和叶。]

    [嗯?]像个孩子一样在感慨大自然多么美好的远山和叶回头看他,眼睛还是亮亮的。

    [笑一笑吧。]他一本正经,拿着相机在她不远处蹲下。

    弯起嘴角,她用最灿烂的微笑回应他。

    然后,在一片金黄里,她看到服部平次的脸从相机后缓缓露出来。

    阳光勾勒出他清晰的轮廓,她看到了他专注而温柔的眼神。

 

    第二天,远山和叶自己忍不住先去把服部平次拉了出门。

    [哎呀不就是生日么干嘛那么着急啊远山和叶我哪一年欠过你生日礼物啊?!]看着和叶伸出来的手,服部平次不禁觉得好笑。

    还没准备好呢,就这样给她了吗?他不自主地感到紧张。

    [远山和叶,你看好了。]深呼吸一口气,服部平次十分“镇定”地拿出了他的礼物。

    如果忽略他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手的话,还真的挺镇定的。

    但是远山和叶没有发现,因为在服部平次递给她礼物的瞬间,她就傻了眼。

    五雷轰顶!巨大的打击!

    为什么是相册啊啊啊!!

    远山和叶一脸受挫的受伤的表情看着服部平次。

    服部平次一脸无奈的茫然的表情看着远山和叶。

    [那个……你不打开看看?]拜托,这可是我很用心弄的诶。

    远山和叶只好怀着一种豁出去的心态,一脸悲壮地打开了相册。 

    不就是从小到大的令人尴尬的出糗的丢脸的照片么。来吧!

 

    翻开封面精致的相册,相册的扉页,是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

    随着相册一页一页地往后翻,远山和叶不由得怔了怔。

    是从小到大的照片呢。

    但是,都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第一张,是五岁时她和服部平次在公园里照的。

    他站在旁边,看着她捧着落在她手上的蝴蝶。

  【我还记得你当初天真模样。】

    第二张,是七岁时静华阿姨拍的。

    玩捉迷藏的时候他躲藏得太隐蔽,她找不到。

    后来一个人在回家的路上偷偷哭。

    服部平次追上她的时候,看到她红红的眼睛。

    慌慌张张地掏出纸巾给她擦眼泪。

   【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哭。】

    …………

    第十张,是十五岁时服部平次偷拍的。

    那个初夏的夜晚,大树下,萤火虫照亮了她的脸庞。

    也照亮了他的眼。

  【当时的和叶就像精灵呢。】

    …………

    当相册翻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远山和叶定定地看了很久。

    服部平次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盯看着她的脸。

 

    当远山和叶抬头的时候,服部平次看到了泛着泪光的眼。

    还有,他一直一直都很喜欢的笑容。

 

    那是前一天,在花田里照的。

    正是青春美好的年华。

    远山和叶蹲在一片金色海洋里,照片上的她笑靥如花。

 

    【远山和叶,我想一直守护你的笑容。】

  

                                 -FIN-
 ----------------------------------------------------------------

                 第二篇——《纸玫瑰》 on  2010.12.03

                             你送的纸玫瑰比永远还永远

                             代替你说的爱没欺骗没改变

 

    2010年12月3日跟往常一样,是平和安逸的一天。

    清晨第一缕微光投射入窗,昏暗的房间渐渐变得有朝气起来。

    远山和叶仍旧安稳地睡着,带着恬静的笑。

    靠窗的书桌上静静地立着一本日历。12月3日这一天被特别地圈了出来。

 

    站在门边,服部平次看了看熟睡的和叶,又看了看那日历,轻声叹息。

    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呢。

    可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又陪不了她了。

    悄悄放一朵纸玫瑰在书桌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她的睡颜,带着歉意和一丝深情。

    [呐,和叶,真的很抱歉。]

    [我会尽快回来的。]

    [我爱你。]

    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掩上。

 

    当远山和叶睁开惺忪的睡眼时,房间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身旁仍萦绕着服部平次的气息。阳光带来的暖意和空荡荡的屋子里些许的清冷,微妙而复杂的感觉涌上和叶的心头,随即化作阵阵失落。

    果然,平次真的很忙呢。

    但是。

    他一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的。

    突然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视线。

    拿起那朵有点变形的红纸玫瑰,远山和叶撇了撇嘴。

    [折得真丑,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么一朵纸玫瑰就想打发我?!没那么容易!

    明显是抱怨的语气,眼里却噙满了笑意。

    就知道他是不会忘记的。

 

    其实远山和叶清楚得很,服部平次的感情一直都是别扭含蓄的。

    从来不会主动表达什么,然而笨拙的动作总会泄露他那些不曾言明的心意。

    告白是,求婚是,婚后的生活中,更加是。

    比如说,她手上这一朵,不知道他到底纠结了多久才折出来的纸玫瑰。

 

    突然发现他每一次难得的浪漫都和玫瑰有关。

    但他从来没有送给自己一束真正的玫瑰花。

    代表热情的,盛开的,鲜艳的玫瑰花。

    所以这到底是怎样。没有情调的浪漫么。

    往昔小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笑意随着和叶舒展的嘴角不断蔓延。

 

     2006年3月3日,18岁生日那天,服部平次送给远山和叶一本精致的相册。

    封面就是一朵朵小巧的玫瑰花,不热烈,不抢眼。

    和叶还记得当时翻相册时的心情。

    无奈。惊讶。还有,感动。

    那么多被细心收藏起来的照片,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抬头看看他,他只是拘谨地站在一边。脸上流露出难得的慌张。

    一页一页地翻,直到最后一张。忽然那一秒。

    她似乎就明白了什么。那些呼之欲出的,却又无法开口的情意。

    那是她蹲在一大片油菜花田里,笑得一脸灿烂。

 

    毛利兰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张照片流露出来的对你的喜欢,实在是太明显了啊。]

    其实远山和叶自己也发现了。

    因为,就在她看到这照片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那一天,服部平次缓缓蹲下身给她拍照时,专注而温柔的眼神。

    她望进他的眼。是一片深邃的蓝色潮汐。

    她突然就读懂了他的珍惜。

    

    [呐,和叶。]当泪眼朦胧的她重新抬起头,看到的是他微微涨红的脸。

    [我是想说,远山和叶以后没有我服部大人的批准不准哭知不知道我最喜欢我初恋情人的笑容了刚刚好我初恋情人又是你诶你说是不是很巧啊哈哈哈。]

    郑重其事。顾左右而言他。还有,尴尬的干笑。

    她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笑着笑着就没有了声音。

    深呼吸一口气,他走近她。[远山和叶,我喜欢你。]

    [所以,嗯,我们,在一起吧。]

    她只是依稀记得当时的场景了。

    唯一最为深刻的印象,是服部平次滚烫的唇覆在她的唇上。

    周围迅速升温的空气。

    和两张像被太阳晒烫的玫瑰花瓣一样的脸。

 

     远山和叶20岁生日的时候,服部平次第一次没有陪在她身边。

    一星期前的某天放学后,回家的路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平次突然开口。

    [和叶,今年的生日……我可能不能陪你过了。对不起啊。]

    [恩?为什么?]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为了……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能更加幸福]。

    顿了顿,服部平次终于忍不住走到远山和叶前头,转了个身,轻轻地却坚定地抓住她的肩膀。

    [和叶,我不是工藤,我不会说什么如果我回不来,你等不到我就别等了,]他认真地看着她,[远山和叶,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她听得云里雾里,但还是顺从地点点头。

    服部平次,我相信你。

    所以,无论你去了哪里,我都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所以你一定要回来。

    回到家,远山和叶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那是服部平次提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是一个粉红水晶玫瑰发卡,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的耀眼。

视线一片模糊。远山和叶突然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真实。

     第二天,服部平次就消失了。

    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

    她,毛利兰和中森青子,以及其他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家人朋友,都被集中在一起接受FBI严密的保护。

    她才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个20岁的少年,直面一个庞大而邪恶的组织。

 

    服部平次消失的九个月里远山和叶每天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

    很想他的时候,她就会拿出他送的发卡看一看。

    [远山和叶,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每当这时候就会想起他当时坚毅眼神。

    澄澈透明的水晶发卡被紧紧地握在手心。

 

    2008年12月3日,在消失了整整9个月之后,他们终于回来了。

    带着胜利,喜悦,疲惫,还有,伤痕。

    在机场看到服部平次的时候,远山和叶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睛。

    两道明显的子弹划过的痕迹,就在他的脸上。

    她疯了似地扑上去,不由分说就开始打他。

    [服部平次你这个大混蛋什么都不跟我说就走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她不顾形象地冲他大喊,好像要把压抑了9个月的情感都爆发出来。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担心害怕。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要怎么给我幸福你说啊!]打累了,动作停下来,眼泪还在脸上肆意地流。

    [呃……和叶,你打得真的很痛诶。我可是伤员啊!]抓住她的手,服部平次笑了笑。

    我说过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什么时候失约过。

    [呐,和叶。]他低头,对上她红肿的眼。

    [明年的这个时候,带上我送给你的发卡,我们结婚吧。]

 

     转眼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2009年12月3日,工藤新一与毛利兰,服部平次与远山和叶,黑羽快斗与中森青子,三对不平凡的青梅竹马,在亲友的祝福声中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拽拽地把戒指套进和叶的手中,平次坏坏地笑着。

    [呐,远山和叶,不对,服部和叶,你愿意嫁给高大帅气机智过人迷倒了众多女生的关西名侦探服部平次先生吗?]反正戒指都套牢了,不愿意也得愿意咯。

    [切。]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看黑羽多浪漫啊到处都是玫瑰花呢。]

    不知道黑羽快斗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头顶的天空正下着玫瑰花雨。

    [远山和叶,我又不是魔术师,怎么给你下樱花雨啊。]听到和叶的赞扬,平次十分不爽地瞥了眼一脸得瑟的黑羽快斗。

    [再说了,咳,玫瑰花迟早都会凋谢的啦!]

    对视一眼,然后,两个人在黑羽快斗[服部平次你在乱说什么]的抗议声中扑哧地笑了出来。

    那天的天空,真的是格外地晴朗呢。

    …… ……

    婚后的生活,没有像当初恋爱的时候一样,每天都有不同的心情了。

    小小的期待,或是小女生式的对未来的憧憬。浪漫的甜蜜的情调。

    有的,只是一日三餐,和简单的问候。又或者是为生活中琐碎的小事操劳。

    脱离了罗曼蒂克的幻想,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却更加踏实。 

    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吧……

 

     [喂喂,和叶,你在想什么呢?]突然有双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和叶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和叶循声望去,看到的依然是那双冰蓝色的深邃的眼。

    [咦……平次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回来了?]现在的他,应该很忙碌才对吧?怎么突然又回来了?和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恩,那个,]平次摸摸头,[因为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所以我就请假回来了。]他走到床边坐下,抬手揉了揉和叶的头发。笑着看面前的她眼睛突然亮起来。

    [嘁——]撇撇嘴,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在他看不到的角度下偷偷眯起了眼。

    自己怎么说的?就知道,他是不会忘记的啊。她凑近那朵红纸玫瑰。

    看到远山和叶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手心里他费尽心思折的纸玫瑰,服部平次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呐,和叶,虽然这玫瑰花是纸做的,但是好歹比黑羽的玫瑰花要好得多啊!]

    吓?和叶抬头,似笑非笑地调侃,[哪有,结婚纪念日耶,只送一朵纸玫瑰,真是小气啊。]

     [因为,纸玫瑰永远都不会凋谢。]温润的话语,让她不由得愣住。

     在服部平次没有底气的辩解声里,远山和叶突然觉得眼眶有点湿。

    他不经意说出来的话,如此轻易就触动了她的心房。 

    也许婚后的生活真的很平淡,他和她都有忙碌的工作,不能时刻记得关心对方。

    但那种平淡的生活,是最实在,最真切的。

    就像这朵纸玫瑰一样,不华丽,但是,永不褪色,永不凋谢。

 

    爱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

 

    [呐,平次。]没有抬头,克制住泪意,她轻喃出声。

    [恩?] 

    [以后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你都送我一朵纸玫瑰好吗?]

 

                                     -FIN-

---------------------------------------------------------------

                    第三篇——《尾戒》 on  2011.01.09

                      [一枚戒指可以套牢一段爱情么。]

 

    新学期的第一天,改方高中二年B班。
    因为春假而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同学间难免有许多话想说,教室里闹哄哄的。

    [哇,好浪漫,好幸福啊!]放下杂志,美惠长叹一声,一脸花痴地看着转过身和她说话的和叶,丝毫没注意对方莫名其妙的表情。
    [喂喂,你没事吧?怎么的一个春假你又看上了哪个帅哥呀?]淡定地看了美惠半天,和叶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却被毫不留情地拍开。[我说,美惠,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说,情人节快要到了,你说我要不要送礼物给平次啊?可是送什么好呢?]和叶愁眉苦脸。身边的女孩男孩都在热烈地讨论着情人节呢。看来情人节也不一定和情侣有关呀。
    好吧。确实是和情侣无关。但她还是有想送礼物给服部平次的冲动。
没想到一开学就得花心思去思考和学习无关的事情,还得绞尽脑汁想想用什么样合适的理由去表达自己欲说还休的心意。
    [我也好想要这款尾戒啊!……和叶和叶,不如,情人节的时候你也送一枚尾戒给服部君吧!]好吧,小林美惠显然还一直处于状况外,但是这次的惊呼在带给远山和叶惊吓的同时也确实回答了她的问题。

 

    [啊?什么?]边想着礼物的问题,和叶的眼神无意识地游离,一不小心就又自然而然地转向服部平次的那个方向了。
    服部平次随意地靠在窗前,不知往外看着什么,但是很显然并没有留心班上的同学们的讨论。风吹起了他的白衬衫,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绽放别样光彩。和叶看的有些脸红,随即想起什么似的,又皱了皱眉。

    这一个假期远山和叶并没有见到服部平次。只因为放假的第一天,平次接到了柯南的电话。
    [东京有重大案件,柯南说工藤让我去东京和他一起调查。所以春假不能和你一起过了,抱歉啦和叶。]只说了两句话,他就匆匆跑回家收拾行李,匆匆赶去机场,飞奔到了“有案件”的东京。
    他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对她说,而她也来不及告诉他她计划好的假期出游。
    十多天的假期其实很短暂,对于她来说却挺漫长。没有和他吵架的日子总是这般乏味无聊。
    好吧,她承认。其实,是她会想他。

    [喂喂,远山和叶?]
    和叶收回眼神,看着一脸抱怨的美惠抱歉地笑了笑。[呃,那个,美惠,我刚刚在想事情,没听清你说的话呃……]
    没好气地看了看和叶,美惠把杂志丢到她面前,指着书上看似精致的戒指。[我说的是这个!我觉得你可以送给服部君啊!]
    接过书,和叶细细地看着书上的文字。
    [爱神丘比特的祝福凝聚在一枚尾戒中,握在手里诚心许愿,将尾戒送给意中人,当戒指戴在手上的那一刻,甜蜜的咒语便开始生效,心愿便能实现,两人的爱情亦能长长久久。]
    这……这根本就是骗那些抱有罗曼蒂克式幻想的小女生的好不好!和叶无奈地看着陷入浪漫爱情梦的美惠。[平次才不会要这种东西呢。多肉麻啊!]
是啊,她才不会送这种肉麻的东西。而他肯定会笑自己很幼稚。
    [啊?!不会吧,服部君也太不浪漫了吧!和叶你送的,鬼才相信他不要!]一时激动,美惠的音量略有提高。而服部平次好像是听到了谁在说他,向和叶这边看来,正好接收到小林美惠冲他抛去的白眼,平次觉得莫名其妙。
    而和叶则脸红慌乱地低下头,一把拉过美惠。[你在乱说什么啊。你不觉得这很幼稚吗?都是骗人的啦。反正,我才不会买!]虽然她确实有点心动。但是……[aho,这种骗小孩的鬼话你也相信!]他一定会这么说的啦……

 

    [aho,这种骗小孩的鬼话你也相信!]你看看,他还真的这么说了。

    远山和叶抬头,认真地看了看站在她面前的服部平次。

    服部平次觉得有些不妙。

    按照远山和叶的惯例,每当她很认真地看他,后果一般都是——

     [服部平次关你什么事啊我又不是要送给你你才aho呢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不动声色地离和叶远了点,平次才慢慢地把手从耳朵旁移开。

    就知道平静的背后是某人恼羞成怒的反驳。

 

    其实他不是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不是情人,没有爱情,送礼物什么的有多别扭。

    当然。

    如果在情人节那天成为情人那就顺理成章地多了。

     不是没有爱情。只是还没有升华成爱情。

    然后服部平次就到一边动脑筋思考[如何升华成爱情]去了。

 

    放学之后远山和叶理所当然被小林美惠拉走然后果断地抛弃了服部平次。

    服部平次也理所当然抱着[我就是要和她回家雷打不动所以我要跟着]的态度或者说是借口,默默地跟在了她俩的身后。

    走进精品店看到玲琅满目的饰品,女孩子一般都会觉得眼前一亮的。

    [哇好漂亮啊]什么的女孩子也一般都会惊呼的。

    好不容易问清楚杂志上说的是那一款尾戒,美惠拉着和叶跑过去。

    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了。店员姐姐说因为情人节快到了所以很快就被买光了呀。

    远山和叶忍不住在心里嘟囔,[骗小孩的话还不一样很多人上当?!]

    [说到底是服部平次你不解风情没有情调罢了吧!]

     说到底是你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意和期待罢了吧。

 

    推开精品店的门,远山和叶看见那个人正站在不远处等着她。

    [喂,看完了没有?走了回家了。]话音没落就看到女孩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带着点莫名的怒气和懊恼。

    看着远山和叶的背影服部平次着实地发了愁。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情人节的前一天,远山和叶还是忍不住跑去了精品店。

    [笑就笑吧反正她就是要又不是送给他自己戴着玩不行么。]她倔强地想。

    然而去到就被告知最后一枚尾戒也已有了归属。

    远山和叶着实失落了半天。

 

    第二天服部平次很正式地把远山和叶约去公园。

    因为是早春,樱花提前开放。树枝上的零星粉红,为情人节点缀了些浪漫。

    偶尔遇到过路的情侣,手里拿着棉花糖,一口一口地咬着。

    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甜蜜的味道。 

    平次和叶坐在樱花树下的长木凳上,安静地看着过往的人群。

    远处的凉亭里,男孩满心欢喜地为女孩套上精致的尾戒。女孩的惊呼让男孩脸上的笑意加深。

    远山和叶静静地看着,羡慕又失落。

    服部平次看着远山和叶黯然的眼神,清清喉咙,决定率先打破沉默。

    [和叶。]

    [嗯?]

    [今天是情人节。]

    [我知道啊。]

    [那个……尾戒真的很重要么?]听到这个问题和叶终于看向他。

    [其实也没什么啊。反正又没有情人,也不用过情人节啊。]也许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出卖了此刻的情绪了吧。

    突然,有什么在自己眼前晃了一晃,然后停住了。和叶定睛一看。

    服部平次伸过来的手里,一枚闪亮的尾戒安静地躺在那里。

    [你没有情人,可是我有。]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说。

    [如果一枚尾戒真的可以让爱情长久的话。远山和叶,请问我可以给你戴上吗?]

    她诧异地看着戒指,又扭头看他。他的笑脸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我喜欢你。]

    [所以,情人节快乐。我的,初恋情人。]

 

                                           -FIN-

                        如果一枚尾戒真的可以套牢一份爱情。

                        那么我希望就这么套牢你。
                        然后我们永远不分开。

----------------------------------------------------------------

                 第四篇——《Happy Birth Day》 on  2011.02.17

                     为什么奶昔不甜,为什么风景不美。

                    因为你在身边,世界只剩下一个焦点。

 

    服部平次是个多变的人。

    这是周围的人给他的评价。 

    怎么说呢,关西名侦探最光彩夺目的时刻莫过于,他骤然犀利的眼神,将反戴的帽子扶正,然后轻轻地又不可置疑地说出那句,[凶手就是你]。

    虽然远山和叶表面上对此表示深刻的不解与鄙视,但是其实连她自己都承认,她最想看到的,是服部平次解决案件时神采飞扬的表情。

    关西名侦探的形象确实是深入人心了。但是,你以为服部平次只有严肃认真的侦探模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每当服部平次的高大形象仿佛依稀要镌刻在人们心中的时候,他总会亲手打破,让众人目瞪口呆。

    服部平次也有毛躁,焦虑,大咧咧,不可理喻的时候。

    不管是在平常的小生活里,还是在破案的时候。

    当然,这一切性格迥异的对立场面的发生,都一定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远山和叶出现在他的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

 

    工藤新一曾经颇为无聊地细心观察过。

    往往上一秒服部平次还无比淡定地跟着他一起到处寻找证据。

    下一秒只要一看到远山和叶就什么都抛在脑后了。

 

    [远山和叶你还是小孩子吗?!害怕就害怕干嘛还要抱着别人手臂啊!]

    看着服部平次怒气冲冲地拉过远山和叶,工藤新一实在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不是每次看到和叶跟别的男生说笑打闹,眉来眼去都会莫名不爽么。

    不是总是看到了不爽的情景就没办法专心么。

    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侦探的思维在自己喜欢的人的面前起不了任何的作用罢了。

 

    果然是小鬼。

    吃醋。傲娇。占有欲。控制欲。保护欲。

    样样俱全。

    还有,打死都不肯承认的某些情愫。作为旁观者都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服部平次不是一个容易分心的人。

    只要随心随意地望进他的眼,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不管周围是多么静谧,还是多么喧闹。

    他的瞳孔里总会倒映出一个人的身影。独一无二的身影。

    也许是不经意地一瞥,也许是偷偷地抬眼,也许是光明正大的深深凝望。

    远山和叶都会在那里。或欢笑,或流泪,或气恼。

    千百种姿态在他的眼里都化成同一个人。

    这就是吸引着服部平次的焦点。

 

    [在这之前我到底是谁。]

    [你出现我眼前,一瞬间一切都改变。]

 

    专属于服部平次一个人的世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这样的安静,曾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就是这样一个人,生命里曾经留下绚丽的那些人,那些事,从来没有存在过。

    到如今服部平次已经懒得再去想初恋情人这件事情了。在他知道初恋情人到底是谁之后。

    他就突然发现,哪怕不是远山和叶也好。他也不会再去寻找什么。

    有一个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就足够了。这才是最真实的。

 

    日复一日他已经习惯有远山和叶在身边。

    落樱纷飞的春天里他们相伴去享受午后阳光。

    大地新生的绿草红花,远处依稀传来的雏鸟鸣声,融雪汇合而成的涓涓细流,高远湛蓝的纯净天空。

    金色灿烂的夏天他们骑着脚踏车去野外郊游。

    穿透皮肤的灼热高温、知了无休无止的高鸣、学校林荫道上随着夏风传来的香樟味道、天空中懒懒地漂溯而过的流云。

    红叶飘舞的秋天他们站在庭院里吹着干爽的清风。

    开始南飞的大雁,因为干燥而微微卷起的叶子,冒着白烟的柏油路,拓印了光影的公交车站。

    纯白无暇的冬天他们到后山俯瞰银装素裹的大地。

    被雪压断的树枝,遍地纯白的脚印,打雪仗欢快的人们,远处回荡的欢声笑语。

 

    在今日的时间,有很多人不愿意相信美丽和真挚的事物其实就在眼前。

    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宁愿在一开始就断定: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是一种虚伪的努力。

    这样的话,当失去了以后,他们也因此而不会觉得遗憾和受到伤害。 

    服部平次对远山和叶,自始就深信不疑。

    因她出现在他生命里后,那些有趣而生动的改变。

 

    [happy birthday,你就在我身边。]

    [和你吃苦一生,胜过天堂一天。]

 

    远山和叶成天问服部平次,假如哪天我们都一无所有了,该咋办呐。

    服部平次回头敲了下她的脑袋说你白痴啊。

    首先,我们只是平凡的人,过着的只是平凡的小生活。

    其次,我们什么都没有,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耀眼的家底,没有出众的外貌才华。

    不受众人瞩目,没有值得炫耀的理由。

    所以一无所有又怎么样呢,日子不还是照样过下去么。

 

    重点在于,有你就够了。

    一起走的路很漫长,会有艰辛之处。平淡的生活之所以还会出彩,是因为有人陪在你身边。

    我一无所有,我有的只是,一颗温柔的心,和一份澄澈的感情。
    而我能给你的,只有无数个轮回的四季,和一段无暇的回忆。   

 

    [happy birthday,告别忧伤昨天。]

    [自从遇见了你,才是我的happy.birth.day。]

 

    服部平次绝对不是会说情话的人,但是每一句话都让远山和叶觉得十分踏实。

    心底涌出源源不绝的暖意,凝聚在眼角化成温热的泪水。嘴角却是向上弯起的。

     为什么快乐也会流下眼泪,灌溉了我的荒野开满了玫瑰。

     一种感动能保存多久?

    你接到手里的玫瑰花几天后就凋谢了,那香气还留在你记忆中么。

    你曾听过的那首歌几年后就已经过时了,那旋律你还记得么。

    天早就放晴了,与你撑伞的也不再是那个人了,那把伞还伫立在你墙角么。

    这些也许你早已经忘记了。

    但是我所记得的是,那每一分每一秒与你同在的快乐。

 

    服部平次曾经说,远山和叶的生日其实也是我的生日。

    捧着蛋糕说生日快乐的时候,默默在心里说的是那一句,祝我也生日快乐。

    因为你快乐,因为我能让我在乎的你快乐。

    因为你的出生让我的存在有了意义,所以我感到很快乐。

    Happy.Birth.Day.

    To you,to me,and to everybody that we care about.

 

                                                              -FIN-

                             我不累,我不睡,我不休息,我不合眼,

                                      我不想浪费每一秒,在这有你的世界。

------------------------------------------------------------------

              第五篇——《真心话·大冒险》 on 2011.02.19

                         小游戏原来可以换来大秘密。

 

    黑羽快斗有一个奇怪的兴趣。

    他特别喜欢玩一个叫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服部平次对此感到无奈又无语。

    这个游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彰显了怪盗基德腹黑又极具恶趣味的个性。

 

    每一次六个人一同出游时,在路上一旦无聊了,黑羽快斗就会兴致盎然地说[不如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然后其余五个人极有默契地对望若干秒,继而摇头叹气表示拒绝,而服部平次则又是其中态度最坚决的那个人。

    要怪就怪黑羽快斗与生俱来的狡黠与精明成就了他高超的算计能力。

    而不巧的是服部平次向来都是被算计的那个人。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服部平次在多次因为这个游戏而吃闷亏之后于是果断拒绝黑羽快斗的提议,然后任他在一旁做作地恳求或者撒泼。

    开玩笑,上一次就差点被问出不该说的事情了,再问下去还了得?!

 

    话说上一次的出游让服部平次带着一脸尴尬和一肚子闷气回家。

    本来去郊外露营时轻松愉快的事。静谧的夜晚,辽阔的星空下,一群好友知己围着火堆烧烤聊天,这氛围甚是美好。

     正当大家其乐融融的时候,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不怀好意地对望一眼,然后新一清了清喉咙,[既然没什么好消遣的,不如来玩个游戏吧。当然咯,惩罚照旧,怎么样?]不明所以的大家当然叫好。

     [呐,服部听好了,]工藤新一举起烧烤的叉子,[A是叉子,B是可乐,]说着顺手指了指远山和叶手中的可乐,[那么C是什么?]

    [哈?!这什么游戏啊,一点逻辑都没有!]平次满头黑线。

    中森青子在明灭的火光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我来猜猜……烤翅?]远山和叶指着毛利兰手里的烤翅。

    [不对。]

    [那是什么?]

    [C是烤翅。]快斗邪恶地笑着。

    [恩,对了。]听到小兰恍然大悟似地“哦”了一声,新一扭头冲她眨眼表示不要道破其中玄机。看着平次和叶面面相觑一脸疑惑的样子,小兰继续出题。

    [A是可乐,B是手表,那么C是什么?]

    平次皱起眉头。怎么看都没有逻辑关联性啊……难不成瞎猜一个?[叉子?]

    [不对。]

    [恩……我觉得吧……C是叉子?]好像明白了什么,和叶开口。

    [Bingo!真聪明。啧啧,服部你也太差劲了吧。]打了个响指,快斗挑眉,挑衅地看向平次。[呐,反正你喊冤也没有用。输了就是输了,老规矩,真心话大冒险,你选一个吧。]

    服部平次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众人拱着接受惩罚。远山和叶没有出声,只是笑着看他一脸窘迫的模样。

    吸取先前若干次因为打死都不愿意说真心话而被黑羽快斗耍的教训,这次服部平次果断地选择了真心话。

 

    [好,服部听好了,]工藤新一冲其他人眨眨眼,[请问和叶是你的什么人呀?]

    这个问题让平和两个人都愣了几秒。

    好啊!原来是这样!敢情是合起来算计他是吧!平次恍然大悟。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不放心地转头看远山和叶,只见和叶低头玩着地上的沙子,谁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曾经有一次因为愿赌服输,他打过一次电话跟远山和叶表白。当然,事后只能说是玩游戏迫于无奈咯。

    当时他就看到远山和叶有些失望的表情,他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在心底道歉。

    其实不是不喜欢,只是他觉得借游戏来表白实在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

    他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对她说出“我喜欢你”,无奈总是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咳咳,和叶嘛,当然是我的手下啦。对吧?]他搭着她的肩膀。

    [真的?]众人不约而同眯起了眼。远山和叶把他的手撩开,继续低头玩着沙子。

    [真的真的,那我们继续吧。]

 

    当然,若干轮问题过去了,服部平次还是不明白这游戏的原理。

    而让他更加崩溃的是,每一次的真心话,问题都是一样的。

 

    [远山和叶是你的什么人?]

    

    [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青梅竹马而已。恩。]

    ……

    [迷糊又不温柔的笨蛋而已。恩。]

    ……

    本来只有他一个人搞不懂游戏规则就已经是让人觉得很懊恼的事情了,偏偏来来回回问题都只有一个,而且还是让他手忙脚乱的问题。

    问来问去到最后服部平次渐渐恼羞成怒了,他干脆地起身。

    [好了!远山和叶是我的初恋情人,行了吧?!]然后快步逃离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人。

    在众人暧昧不明的目光中,远山和叶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初恋情人?就是她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平次一定是开玩笑的啦!]和叶无所谓地摆摆手,继续淡定地玩着地上的沙子。

    如果是真的,他怎么会不告诉自己。鬼才信啊!

 

    十秒钟之后远山和叶果断丢下众人向服部平次追去。

    [有戏!]身后的四个人异口同声,十分得意地相互击掌。

 

    [也难怪服部君一时绕不过来。这种问题用侦探的思维怎么行。]

    [如果是回答XX,就算错,一定要回答C是XX才算对。这个游戏真是低智商与损人同在。]

 

     恰逢山边有一处大平地,坐在这里正好可以吹吹风。

    服部平次坐在这里,心里郁闷极了。

    且不说那个游戏让他丢尽了名侦探的颜面,光是远山和叶就已经让他心乱了。

    她知道了自己就是他的初恋情人,会怎么想呢?

    后面依稀传来喘气声,看了看地上的影子,服部平次不用回头都知道来人是谁。

    远山和叶走到服部平次身边,坐下。

    [喂,平次,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啊?]她捅了捅他的腰。

    [恩,是啊。]本来还想借着清冷的风来理清一下自己凌乱的思绪,看来已经来不及了。

    [那你干嘛不告诉我?]还让我耿耿于怀了那么久啊……

    [我怕你想多了。呐呐,不说这个了,走了走了。]匆匆结束话题的某人觉得自己就这么落荒而逃真是非常失败。

    远山和叶看着服部平次的背影觉得很奇怪。

    不就问问而已,有必要那么心虚地去逃避什么么。

    虽然有些问题她很想知道答案。

    也许不说总是有自己的理由的。那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继续等,等到他愿意开口为止。

    [远山和叶是我的初恋情人,行了吧?!]不耐烦的语气,但是她听得一脸甜蜜。

 

    后来服部平次知道了那个游戏的原理,气得他一度发誓要将黑羽快斗=怪盗基德的事情告诉中森青子。

    不带这么耍人的!简直是糟蹋了他的侦探头脑啊!

    黑羽快斗自然也有方法治理服部平次。

    [你敢告诉青子我就告诉和叶你其实喜欢她,而且还是很喜欢又嘴硬不肯承认的那种。]

    后来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这样安然无事的回了家。

    当然那之后他跟远山和叶之间的暧昧情愫就渐渐多了起来。

 

    [服部!玩吧玩吧玩吧,你不玩我就……我就……和叶我告诉你,其实服部他——]见撒娇(……)和撒泼都不奏效,黑羽快斗一咬牙决定再次使出杀手锏。

    [停!我玩……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伸手拦住快斗,平次默默地向他飞去几把眼刀。

    他才不要借别人之口来表白,要么就不说,要么他就亲口对她说。

 

    [呐,这次呢,我们来玩一个新的游戏。而且惩罚只能有一个,就是——大、冒、险!!]

    彼时除了平和其余四人已经成为了令人欣羡的两对情侣,看着剩下的两个人一直在原地兜圈子就是不肯勇敢地迈出关键一步,他们实在是着急。

    可是干着急也没有用,看着情商不怎么高的两个人,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都坦白点说出自己的心意呢?

    黑羽快斗两只眼睛滴溜溜地一转,又一个游戏就这么诞生了。

    当然,这一次,他们决定玩儿狠的。

 

    又是游戏?这一次又想耍什么花样了?服部平次警惕地看着众人。

    [呐是这样的,一会儿呢小兰按照不同的节奏拍手,你呢就根据其中的相关性来猜猜到底有几只羊吧。]工藤新一笑眯眯的样子让远山和叶不由得抖了一抖。

    [……来吧……]

    [啪啪——啪啪啪——啪——]小兰拍着节奏。[好了,服部君,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只羊呢?]

    [6只?]

    [错,是11只。给你第二次机会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有多少只羊?]

    [3只?……]这又是什么游戏啊……

    [错,5只啦。]

    [……为什么?]平次彻底地蒙了。

    [不管为什么,反正你猜错了。最后一次机会,你输了就要大冒险了哦。]中森青子在一旁忍不住得瑟地笑啊……

    [啪——啪啪啪——啪——,多少只羊?]

    [3只?……]好了我认了,你们不就存心想让我受惩罚么。跟你们玩这个游戏才真是侮辱了我服部平次的智商!服部平次决定放弃抵抗。

    [恭喜你,答错了。是4只羊啦——]在众人的欢呼雀跃声中服部平次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只羊呢?]11只……

    [有多少只羊?]5只……

    [多少只羊?]4只……

    他突然好像领悟了什么。然后痛苦地捂住了脸。

    这种游戏亏你们想得出来!!!!

    远山和叶默默地拉住小兰的衣袖。[其实到底是为什么啊?]毛利兰只是看着她笑而不语。

 

    [好了,我又输了。呐,这次大冒险又打算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啊,给你喜欢的女孩子打个电话呗。]一旁的远山和叶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服部平次只是静静地看向远山和叶,看着她局促的目光,暗自下了个决定。

     成天躲躲藏藏的有意思么。有些话现在不说也许以后错过了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看着他们一脸期待的样子,他轻笑。

    也谢谢他们这般煞费苦心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应该勇敢一点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所有人都屏住着呼吸注视着他。

    随手拨了一个号码,将手机紧紧握住。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打电话啊?]黑羽快斗急了。话音刚落,一阵清脆的铃声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众人循声望去。

 

    远山和叶手里,握着一部手机。

    一闪一闪的屏幕,熟悉的号码。

    她笑了笑,缓缓举起手机。

 

    [来电人:服部平次。]
    从此他们的世界里终于迎来了一个暖春。

                                                              -FIN-
                                                        真心话,大冒险。
                                                        你,选择哪一个?

===================================

下篇请戳

             整理于2018.03.10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