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呼叫的用户已挂机

自给自足。萌的多写的杂,慎FO。

【楼诚/凌李/谭赵】他与他与恋与制作人

※灵感来源于同好朋友俩人跳坑【恋与制作人】的一些吐槽。

※就是一篇欢乐的小日常。有私设有夸大,ooc是我的错,请不要在意细节。

※如有雷同与撞梗纯属巧合,谢绝抄袭欢迎监督!

※文中视频源为好朋友b站投稿。


   -他与他与恋与制作人-   CP:楼诚/凌李/谭赵 


1. 

    寒冷冬日的周末,最适合平日劳碌的上班族用以休闲娱乐,或休养生息。

    昨日才结束手中近期一桩棘手案子的小李警官,此时半眯着眼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后背紧紧贴着凌大院长的胸膛。感觉到头顶的小卷毛被恋人揉了揉,李熏然转过身,微微仰起脸准备亲吻凌远的下巴。

    一阵急促的铃声蓦地响起,扰乱一室的温馨安宁。

    李熏然艰难地伸出一只手,穿过冰冷的空气捞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咻”一下缩回被窝里。

    来电联系人一栏闪烁跳跃着赵启平的名字。

    “喂……平平早啊……”

    “早什么早?!”赵启平焦急的低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什么事啊……”

    “日常送体力啊!阿诚哥一早就给我送了,快快快!”

    “……你昨晚才氪的体力包呢?”就几点体力急啥呀……李熏然皱起了眉头。

    “用完了!你赶紧上游戏送我,”小赵医生拔高的声音随着丝丝电流传到小李警官的耳际,“我再过一个精英关卡就能给李怼怼SR羁绊进化了!”

    “………………”

 

2.

    其实,赵启平一开始压根没打算玩《恋与制作人》。

    即使这个游戏的卖点是四个帅气与苏点并存的男人,但毕竟是乙女向的主线故事,他也不过是在宣传之初看了几眼PV,浮光掠影,回头就忘得一干二净。

    身边的护士姑娘们倒是前赴后继一个个跳坑跳得义无反顾,每天午休时间都围在一起讨论剧情和攻略。赵启平坐在她们附近,微笑着边听她们的对话边给谭宗明发短信。

    让小赵医生跳坑的契机源于一个不甚愉快的夜晚。

    彼时他刚结束一台持续四小时的手术,踏出手术室时又累又饿,走起路都脚步虚浮。恰巧谭宗明打来电话,告知晚上有应酬不能接他下班,让他自己早点吃饭回家。

    赵启平顿时觉得没劲,只能草草收拾东西拖着沉重的身子乘上出租车。途中路过便利店,他下了车进去打包些速食准备拎回家,出来扭头就看见谭宗明被一位不认识的美女挽着胳膊,身边跟着其他几个人,正走向便利店旁的大酒楼。

    尽管当晚据谭宗明交代,这只是偶尔应酬时无法推脱的逢场作戏,赵启平还是控制不住突如其来的一点小脾气,板着脸把谭大老板晾在客厅,自己钻进了书房。

    赵启平不开心。

    他一不开心就想花钱。

    花谭宗明的钱。

    由着自己“不开心,就氪金”的冲动在体内流窜,赵启平突然就想起了最近身边同事都在讨论的《恋与制作人》。

    他迅速地下载了游戏,迅速地注册账号,迅速地把页面上的一元礼包首充礼包月卡全部点完,然后才开始摸索游戏的各种玩法。

    再然后,他彻底走上了砸锅卖铁也要包养四个野男人的不归路。

 

3.

    俗话说得好,一个人蹲坑是寂寞,两人在坑底是狂欢。(并没有这句话)

    秉承着“爱他就要拖他下水”的兄弟情谊,赵启平在全三星通关第三章后,果断地把游戏推荐给了李熏然。

    “然然,信我,女性视角不是问题,重点是四个可攻略的帅男人。四个!”某天约饭,赵启平一脸认真地拿过李熏然的手机,二话不说开始下载《恋与制作人》。李熏然眨巴着鹿眼看他,手快快从四宫格火锅里夹走一个墨鱼丸。

    “这游戏啥都好,就是需要不断抽卡才能解锁更多互动剧情和完美通关主线,”赵启平嘴里碎碎念,还不忘追加售后服务帮李熏然注册好账号,“我氪了这么多也没抽到什么好卡,你说气不气人。”

    小李警官撇撇嘴,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冻豆腐。

    小赵医生最近玩游戏入了迷,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了。做个城市漫步的任务,开启自动模式还要牵肠挂肚,隔三差五就点开屏幕瞅一眼进展。

    “哎呀这速度也太慢了!”最后他干脆开着自动的同时疯狂点击屏幕跳过对话等待,就为了能快这么一秒。

    李熏然对此不甚理解。画面再精致立绘再好看故事再千转百回,玩法不都是氪金手游的常见套路吗?

    他可是要跟老凌居家过日子的,氪不起氪不起。

    “重点是感受这四个男人跟你的互动!真的让人特别心动。”赵启平挑起拉面放进碗里,嘴上还在孜孜不倦地安利。

    他这副模样倒也勾起了李熏然的一点好奇心。毕竟能让赵启平心动的男人……除了谭宗明他还真想不到有其他什么模板了。

    李熏然接过被递回的手机扫了一眼,游戏页面倒是中规中矩。再定睛一看赵启平为他量身定制的个人信息——

   【就是不氪金影视公司】

    ……真不愧是兄弟,赵启平果然很了解李熏然的个性。

    “好吧,既然平平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玩玩试试看吧。”

 

    后来相当一段长时间里,李熏然都特别后悔。

   

    为什么没有早点接触这个游戏!我要追互动,我要承包这四个男人!

 

4.

    身为优秀正直的青年警察,李熏然非常有原则。

    说跳坑,就跳坑。说不氪金,就不氪金。

    为了时时提醒自己,他还特地录制了一个简短小视频发到哔哩哔哩,特别标题党,叫做【氪金制作人】0氪金非酋励志养活四个野男人的flag

    不到一分钟的视频竟然点击量破万。

    评论区随处可见非酋与穷人的呐喊。李熏然看着直乐,不时回复一下,顺带翻翻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攻略或经验。

    这个视频很快也被抛之脑后了,因为李熏然要到游戏里接听许墨给他打的电话。

    凌远坐在沙发的另一侧,翻阅最新的医学杂志,奈何不能完全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每翻几页就被一旁李熏然盒盒盒的笑声转移了注意力。

    “熏然,在看什么呢?”凌远朝李熏然的方向挪动,只见李熏然“嗖”地一下把手机按在胸口,扯下耳机,扬起纯良的笑脸。

    “呃,没在看什么呀~嘿嘿。”

    凌远的目光在李熏然身上逡巡,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哎,熏然有不能跟我分享的小秘密了。”凌大院长叹气道。

    李熏然对叹气模式的凌远最没辙,赶忙向家中大领导一五一十汇报。

    当然他也不傻,只告诉了凌远自己在玩新出的手游,且省去了“攻略男人”这个定语。

    为避免东窗事发后惹凌大院长生气,李熏然还将反侦察意识发挥到极致。他自娱自乐地找到了一个方法,既保证游戏的趣味性,又给自己埋了个可以下的台阶。

    他把四位可攻略角色的名字,分别改成了:凌远、凌院长、凌先生和老凌。

    这下李熏然可以更大胆放心地玩了。自己攻略的可都是一个人!

    如果主角的性别可以设定成【男】,那就更完美了。


    但他也有属于0氪金玩家的苦恼。

    没有什么属性高的卡,普通关卡就只能低空飞过及格线。李熏然看着那一个个一星和二星的关卡,怎么看怎么不舒服,有种坐立不安的焦躁。

    这是对强迫症患者心灵极大的伤害!

    

5.

    和李熏然不同,赵启平玩游戏就图一个爽,氪金氪的那叫心安理得,即使钻石十连一次又一次坠机也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游戏玩得乐不思蜀,赵启平却忽略了一件事儿。

    他用来氪金的卡,绑定人名字叫做谭宗明。

 

    赵启平氪了一个生日特供礼包,谭宗明手机弹出一条信息。

   【您的银行卡于x时x分支出18元,余额……】

    赵启平氪了一个高能体力礼包,谭宗明手机弹出一条信息。

   【您的银行卡于x时x分支出28元,余额……】

    赵启平氪了一个经验提升礼包,谭宗明手机弹出一条信息。

   【您的银行卡于x时x分支出88元,余额……】

    这点小额支出在咱们经济巨鳄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频繁地弹出消费短信提醒,似乎就有些古怪了。

    尤其赵启平最近,工作之余的消遣时间几乎都耗在手机上,成天抱着电子产品对着屏幕露出迷之微笑。谭宗明每次假装从他身后路过,赵启平都是一副紧张兮兮做贼心虚的样子,匆匆按下锁屏键,一本正经地盯着漆黑的手机屏幕。

    谭总顿时危机感丛生。

    赵启平居然背着自己偷偷跟谁联络吗?

    是谁?有什么事不能光明正大当着自己的面说?

    谭宗明的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个个与赵启平有交集的人影。

    假想情敌是不对,但人到中年不得不防。

   

    后来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赵启平的微博是个小有名气的黄v,粉丝小部分是专注骨科医学知识的求问者,大部分是只看脸和气质的颜粉。其中女生居多,发张自拍调戏赵启平成为她们约定俗成的日常活动之一,有事没事发个类似“我的脚崴了需要小赵医生亲亲才能站起来。”之类的微博再@他,可惜小赵医生都不为所动。

    直到某天,微博上一向高冷的赵启平居然翻牌了,转发了一个妹子@他的微博说,哎呀我也摔倒了,需要白起亲亲才能站起来。

    那条转发微博下的评论特别热闹。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赵医生!】

   【什么你也喜欢白起?!!从今天开始我们是情敌了!】

   【抱走我家白起,许墨李泽言周棋洛你随便挑!】

    …………  …………

    谭宗明心中大惊。

    白起是谁?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个明星吗?后面冒出来的三个……又是谁?

    谭总拉响了警报,谭总飞快采取了措施,谭总让安迪现在马上立刻搞清楚情况。

    然后他知道了,这四位是如今迷倒万千少女(和拥有少女心的少男)的……

    手机游戏虚拟角色。

    幸好赵启平花他的钱只是为了攻略几个并不真实存在的男人。

    敢花他的钱去养别的野男人,我看是要反了!

    

    下班了,谭老板开着他的爱车去接赵启平。

    态度特别和蔼可亲笑容特别可掬。小赵医生看着他眼角笑出的褶子,突然一阵恶寒。

    一定是错觉。

    那天晚上,谭大老板将小赵医生狠狠教训了一顿。赵启平还沉浸在谭宗明异常温柔的微笑里,没来得及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按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到后半夜。

    “嗯……轻点……我疼……”

    “……哪里疼?”撩人的气音带着温热的吐息落在赵启平的耳边。

    “…………那里疼……”平日握惯手术刀的修长手指握住谭宗明的手移向不可描述的部位。

    “需要我亲亲吗?”

    “……”

    “嗯?或者你想要别的什么人给你亲亲?”

    “…………”

    “比如……白起?许墨?或者周棋洛还是李泽言?”

    赵启平至此终于明白谭宗明赏心悦目的笑容背后的心思。

    “…………老谭,我……嗯……我错了……啊!”

  

6.

    李熏然最近手指疼,因为李泽言要过生日了。

    零氪玩家有零氪玩家的尊严。李熏然不舍得把通过任务和成就攒到的钻石消耗在十连抽上,宁愿用来兑换李泽言的生日限定SR。

    想换SR,自然需要筹备。可攒到的钻石能兑换的心动值不够,省吃俭用的李熏然只好选择疯狂戳爆手机屏幕,去刷城市漫步赚几张吐槽券,就为了增加那可怜的1点心动值。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完成筹备任务,积累自制蛋糕。

    已知8800点心动值才能兑换李泽言【他的温度】限定SR,一个蛋糕能增加10点心动值,又已知拍片一次有1-2个蛋糕,每重拍五次需要兑换15钻石。李熏然想要将2000+钻石全部转换为心动值,需要手动重复多少次点击屏幕的动作?

    李熏然大致算了算,然后点进【EVOL供给站】,盯着自制蛋糕礼包足足五分钟。

    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关闭了页面。

    不行,不能用和自己男人过日子的小钱钱去养别的男人!

    李熏然第一百零一次在心里默念。

    于是小李警官用他的手指和他最后的倔强,换来了李泽言的生日限定SR。

 

    兑换SR卡后,李熏然在哔哩哔哩又投稿了一个视频,依旧特别标题党,名字叫做【氪金野男人】论一个帕金森患者的由来

    “老凌……我手疼……”

    “怎么了?伤着哪儿了?”凌远握住李熏然的手仔细检查,轻轻揉捏按摩。

    “伤着……手指了……”抽筋真的很疼好嘛。

    嘴上卖着惨,李熏然满足地靠在一旁关心备至的恋人怀里,笑的像个小太阳。

    

    为了这张SR,值了。

 

7.

    游戏玩久了,赵启平和李熏然渐渐发现,这游戏真会给玩家设置难题。

    还不完全是氪金就能解决的,对零氪玩家就更是不友好了。

    搞事业和搞男人要平衡,不然总有卡关的时候。

    花钱倒也没关系,没体力那就真的要烦死了。氪体力包也不划算,就算是赵启平也是很看重性价比的。

    兄弟二人在又一次耗尽体力值后,紧急磋商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有难事,找明诚。

    当然在找明诚之前,俩人还先尝试了一下曲线救国的方式——找季白。

    被残忍地拒绝了。

    季三哥表示不玩这种幼稚的手机游戏。

    “道理我都懂,可难道阿诚哥就会玩吗??”李熏然问。

    “你觉得呢?”赵启平反问。

    “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

    “……那?”

    “这是考验兄弟情谊的紧要关头,”赵启平敲了敲明秘书的房门,“我相信阿诚哥是爱我们的。”

    “……呵呵。”

    

    别嫌弃爱心体力只有那么一两点。蚊子肉那也是肉啊。

 

    结果当然是被毫不留情地赶出了房间。

    赵启平不死心,赵启平负隅顽抗,赵启平抵着明诚的房门苦口婆心地卖着安利。

    “阿诚哥你听我说,不想玩这个游戏没关系,你只需要每天给我们送点体力就行。有了体力我和然然才能通关换钱抽卡升级啊啊啊——”

    半关上的房门又被打开了,明诚饶有兴致的脸从门背后露了出来。

    “你说什么?能抽卡?”

    “是、是的。”赵启平一时间愣住。

    明诚低头思考半晌,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爱心体力可以送,我这就下载。” 

    一旁的李熏然眼睛一亮,望向明诚的眼神仿佛像望着圣母玛利亚般敬仰。

    明诚无视了李熏然的星星眼,他雷厉风行地安装游戏,说道:

    “我可事先说明啊,别想拉我下水,玩物丧志懂吗?”

    “我只是想看看能否应对这游戏赚钱的路数。”

    毕竟明秘书从来只做血赚不赔的生意。

 

    那么问题来了。

    明秘书会对这样一个女生视角,拍片(……)与攻略男人并重的游戏感兴趣吗?

——并不会。

    为什么?

——因为,要花钱。并且……

    明秘书随意翻看四位可攻略角色的资料,每个角色身上都能看见明长官的影子。

    明楼对外冷静自持,神秘多面,待他却又赤诚温柔,如明灯般耀眼。

    靠在床头读报的明楼被明诚盯得有些不自在,抬头回以疑惑的眼神。明诚定定看了半天,突然评价道:“果然先生就是最好的。”

    末了还自己点点头。

    所以嘛,哪里需要花钱攻略四个男人,他只需要专心攻略明长官就可以了。

    明楼:????? 

    明长官被明秘书少有的直白话语击中,满脸幸福地拉上了灯。

    …………

    ………………

    “当然,先生的身材是比不上那四个男人了。”半晌,黑暗中传出明秘书盒盒的低笑。

    “。。。。。。”

    明长官第N+1次默默坚定了要整肃家风的决心。

  

8.

    话虽这么说,明诚依旧坚持每天早餐之前打开游戏,雷打不动地为两个弟弟送上微薄的一点体力贡献。

    那么问题又来了。

    已知明秘书对这样一个女生视角,拍片(……)与攻略男人并重的游戏不感兴趣。

——嗯哼。

    为什么他还能坚持每天打开游戏?就因为对弟弟们的爱吗?

——当然不是了。

    明秘书压根不玩需要倒贴花钱的游戏,但这不妨碍他对抽卡感兴趣。

 

    真·貔貅阿诚哥打开了游戏。

    给小赵医生和小李警官送了体力,顺手点开许愿树。

    48小时到了,那就买一次吧。

    一不小心又抽到了一张SSR。

    截图分享到朋友圈,收获梁仲春处长和李熏然点赞各一。

 

    五分钟后,赵启平发布了一条动态——

   【委屈,但不能说】并附上图片一张。

    李熏然点开了大图,0.5秒后关闭了它。

    图上,是9个R围绕着一个孤零零的SR,还有一句格外辣眼睛的话——

   【获得0个新羁绊,0个是限定羁绊】

    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赵启平扑面而来的哀怨。

    走开,你这传染性非酋病毒。

    走开。

 

9.

    需要氪金的游戏,总是让玩家跳坑快退坑也快。

    李熏然渐渐就忘了每天签到打卡。零氪玩家虽然也想紧跟剧情,但条件有限玩起来还是比较吃力的,久而久之积极性也就降了下来。

    想起来的时候抽空玩一下,城市漫步任务是不做了,因为凌院长说长时间盯着手机影响视力也耗神,他还需要用敏锐的视觉和充沛的精力去发现与应对这座城市可能滋生的罪恶与黑暗,为维护一方市民平静安稳的生活而努力。

    赵启平的特约爱心体力倒是从来没有忘。

 

    明诚把游戏许愿树掏空了,截了一张满SSR的图片发微博还上了热门。

    明长官对明秘书自带的欧气叹为观止,请明秘书一定要和自己继续绑定,努力赚钱养家。

    一旦成就达到顶端,最后一点乐趣也就到此为止了。

    但明秘书也没舍得删游戏。万一以后更新出新卡了呢。

    更何况还要每天给赵启平送上饱含哥哥爱意的体力。

 

    至于赵启平,氪金太多以后也学会了收敛。游戏嘛,玩得开心就好,认真就输了。氪金十连不如刷成就赚钻石做限定任务,换个SR也认了。

    不如把钱存起来,等老谭放假的时候,俩人一同出去游玩更高兴。

 

    当然,偶尔还是会有些心痒——

    “老谭,手借给我一下。”

    只见赵启平握住谭宗明的食指,虔诚地闭上双眼,按下了【买十次】。

 

    “怎么样,成功了吗?”

    “……”

    “怎么不说话?”

    “…………”

    “平平?”

    “………………”

 

    今天的赵启平,依旧没能抽到他心心念念的SSR。

 

 

FIN

2018.01.13


说一句迟到的李泽言生日快乐吧。

以及我爱楼诚及楼诚衍生cp!只是没想到写的第一篇文居然套了最近跳坑的游戏的梗233333

评论(15)

热度(75)